2019年美国健康与医疗大事记

未知 247 2020-01-06 12:00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2019年过去了,在过去的一年里,美国在医疗保健领域都发生了哪些大事呢?《纽约时报》对此进行了盘点,其中的一些事件对大洋彼岸的我们也是一个警示。比如说超级病菌的滋生,对疫苗的抵制引起的传染病死灰复燃,学医的代价高昂,捐精的监管混乱导致血缘关系难断等都是没有国家界限的共同问题。原文作者为Knvul Sheikh,标题是:What We Learned in 2019: Health and Medicine

今年,美国的公共卫生系统遭遇一种与电子烟有关的神秘疾病的挑战,麻疹出现了令人不安的趋势,不过迷幻药和个性化医疗的新进展则给医疗卫生的未来带来了希望。以下是2019年健康和医疗领域其中一些最令人难忘的故事。

2019年美国健康与医疗大事记

电子烟相关疾病变成了传染病

自2019年8月中旬以来,已报告了2 506 例肺损伤病例以及54例与电子烟有关的死亡病例。大多数患者年龄均在在十几岁到二十多岁之间,本来都是很健康的。但是,在用了雾化装置吸入尼古丁、四氢大麻酚或这两者的结合之后,很多人都出现了呼吸困难的情况,最终被送进了急诊室。

可能的元凶是这个:用维生素E油制成的添加剂。美国好几个州和城市已颁布禁令,主要针对的是大多数口味的电子烟。

跟阿片类药物的法律斗争也容易不到哪里去。

随着今年对制药行业发起的阿片类药物有关的诉讼数量增长到近3000起,不管能维持多久,突破也已经出现了。率先进入审判阶段的俄克拉荷马州赢得了对强生公司4.65亿美元判决;俄亥俄州的两个县进行的第一次联邦审判则在开庭陈述前以2040万美元达成和解。

但是,未来的诉讼将旷日持久。

止痛药奥施康定的制造商普渡制药以及公司控制人Sackler 家族有意对所有相关诉讼案达成和解,并寻求通过破产保护进行重组。但是美国有十二个州反对和解,称该家族本身应该多付钱。三大制药商和两家制造商均提出了自己的和解方案。但是美国的很多州及数千个地方政府已断然拒绝。

2020年将会出现:美国全国范围内会有更多审判,其中就包括针对大型药房连锁店的第一桩诉讼案。当然,也会有更多的谈判。

在极少数情况下,是有可能治愈艾滋病的。

第一例艾滋病患者被治愈的病例发生了近12年之后,研究人员报告说他们已经治愈了第二名患者。这两个里程碑事件都是因为对受感染患者进行了骨髓移植——这本来是为了治疗癌症而不是艾滋病。尽管这中治疗选项对于数百万的艾滋病毒感染者来说不切实际,但重整人体免疫细胞在将来也许会发挥作用。

预防艾滋病毒的传播是个挑战

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称,在感染HIV存在高风险的男性当中,只有大约三分之一的人正在服用预防这种病毒传播的药物。其主要原因之一与成本有关。今年5月,特朗普政府与Truvada(特鲁瓦达) 和Descovy 的制造商达成了一项协议,后者将在今后十年多的时间里,每年向200000名患者捐赠暴露前预防药物或PrEP 。专家说,捐赠是一个良好的开端,但这仅满足了美国五分之一的需求。

细菌耐药性将成为我们面临的新的、最令人生厌的健康威胁之一。

各种类型的抗病性病菌在医院环境和养老院不断滋生,在过去五年的时间里,“超级真菌”耳念珠菌袭击了委内瑞拉的一个新生儿病房,迫使英国一知名医疗中心关闭了自己的重症监护病房,并导致美国将近800人被感染,近半的患者在90天之内死亡。更麻烦的是一旦耳念珠菌落地生根之后就很难根除。一些医院甚至被迫拆除地板砖和吊顶才能清除。

医学院的费用对很多人都是挑战。

2018年美国学医的毕业生债务的中位数是200000美元。这还不包括信用卡债务,学生去购买听诊器、注册执业考试和以及为了考试而出行时,他们的信用卡债务也会增加。这些费用对于部分学生来说会特别高昂,其结果是年轻医生逐渐远离低收入的专业领域,比如儿科和精神科,以及农村地区或贫困地区的工作。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继去年纽约大学之后,康奈尔大学和凯萨医疗机构(Kaiser Permanente)也开始为医学生免除学费。诸如CalHealthCares之类的政府还贷计划也承诺要帮助年轻的医生减免债务。

奥巴马医改的前途就跟民主党的医保共识一样充满不确定。

去年12月,联邦上诉法院推翻了要求美国人购买健康险否则就要罚款的《平价医疗法案》强制医保部分。但是,法院并没有废除这项法律的其余部分,令其命运处在了悬而未决的境地,即便医保问题已成为美国总统大选的中心议题。

民主党候选人在如何改善医疗保健方面存在分歧。有些人希望取消私人保险,并用单支付系统(single-payer system)或“全民医保”(Medicare for All)来代替。其他人则赞成保留私人保险,但同时给大家选择政府保险的机会。

工作空间会对大脑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研究人员发现,在拥挤的空间(如小型会议室)里吸入一定程度的二氧化碳会导致影响工作效率和决策技能的情况未必罕见。这表明此类房间空气流通最小化的建议其实未必是最佳的。如果可能的话,开门或开窗可能是更好的方案。

对捐精的监管不力。

随着基因检测变得越来越普及,父母,有时甚至是他们靠供体受孕的孩子,会发现精子库或生育诊所原先提供的精子是错的。那些设施的记录手段通常很糟糕,就是用钢笔和墨水在精子瓶上面写编号,而不是对样品数据进行数字化。而且,医生偷偷把自己的精子用于人工授精,直到数十年后才被发现,这种情况出现的次数正在增长。

有一起特别臭名卓著的个案:印第安纳波利斯的一名医生用自己的精子让至少46名妇女怀孕。此案推动了法律的改革,比方说德克萨斯州的一项法律将这种行为重新定义为性侵犯。但是在美国许多州,适用于此类案件的法律仍然不清楚。

为受割礼伤害的女性提供新的帮助。

非洲、中东及亚洲有约2亿女童和女性曾被进行过割礼。这种传统仪式供给女性会造成很大的身体伤害,可能会导致性生活和分娩时的疼痛,并降低其性觉。随着部分女性移民美国,对可修复损伤的手术的需求正在增长。

其中一种手术是阴蒂重建术。部分医学专家对此持审慎的态度。但是一些妇女发现这可以减轻疼痛并让她们感到更加完整。

科学家发现了一种新的结核病治疗方法。

研究人员了解到,2006年的时候,结核病进化出了一种可怕的新菌株,这种菌株对通常用于抵抗该疾病的抗生素具有抗药性。而南非最近的一项临床试验表明,一种新疗法可以治愈大多数此类患者。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基本上已经认可了这种疗法,科学家希望这能够让其他监管机构在全球范围内也很快对其放行。

人体内的真菌对健康可能有着重要作用。

与健康组织相比,患有胰腺癌的小鼠和人类患者体内真菌数量似乎增殖了3000倍。科学家发现,一种可引起皮肤刺激和头皮屑的真菌也与炎症性肠病有关。而另一项研究则发现,真菌在胰腺癌患者体内的数量也非常大。对小鼠用了抗真菌药物消灭掉真菌后,肿瘤的恶化也止住了。

麻疹的再次入侵。

绝大多数美国父母都会为孩子接种疫苗。但是,由于反对疫苗却出现了不好的趋势,这是互联网谣言,对大型制药公司的不信任,对反免疫名人以及特朗普政府的反科学言论的痴迷的副产品。而这种趋势的恶报出现了。麻疹开始卷土重来。

以纽约市为中心的一次麻疹暴发导致比尔· 德布拉西奥(Bill de Blasio)市长在2019年4月宣布进入公共卫生紧急状态,并下令在布鲁克林部分地区强制接种疫苗。公共卫生专家将此次疫情暴发与犹太朝圣者联系起来——这批人未接种疫苗就去乌克兰拜谒一位哈西德主义分支的创始人陵墓。病毒从那里传播到其他访问过以色列的人,然后最终扩散到英国和美国。

强大的产业力量在影响着全球的粮食政策。

美国的非营利组织国际生命科学协会(International Life Sciences Institute)一直在悄悄地渗透进世界各地的政府健康和营养机构。有指控称预算达1700万美元的该组织致力于推进其企业会员的利益,该组织否认了有关指控,但在1980年代和1990年代该组织曾在欧洲和美国为烟草业的利益做过说客。而且最近它的活动已经扩展到亚洲和拉美地区。

研究人员指出,在中国,该组织帮助把反肥胖教育运动的重点放在强调运动而不是饮食改变,众所周知,这是可口可乐长期以来所奉行的策略。在印度,它帮助把雀巢的一名前顾问安插到了一个审查不健康食品警告标签的政府委员会。

迷幻药和个性化医学给治疗提供了创新方案。

今年,为了8岁的巴顿病(一种罕见的遗传性疾病,会导致神经快速退行,具有致命性)患者Mila Makovec治疗,科学家在创纪录的时间内开发出一种实验疗法。由于它阻止了Mila身上特有的变异,因此被认为是遗传疾病的首例个性化疗法。

科学家们还开始对用迷幻药治疗一系列精神健康问题的能力进行测试。2019年九月,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中心宣布成立“迷幻与意识研究中心”,中心的研究主体是鹦鹉螺菌素和LSD之类的化合物。该中心的一项研究已经发现,与使用尼古丁贴片相比,psilocybin(一种迷幻药)在帮助戒烟方面其实更加有效。

译者:boxi。

上一篇:百度、携程二次上市?在美股被低估,或回归港股淘金
下一篇:媒体眼中的微商幸福狐狸:虚假宣传与涉嫌传销屡遭质疑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

2020-02-07 21:36:05

评论一下?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