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之后,东南亚和印度也将迎来“资本寒冬”?

未知 247 2019-12-18 10:30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志象网”(ID:passagegroup),作者赵艺颖,36氪经授权发布。

软银集团(SoftBank Group)在WeWork等愿景基金(Vision Fund)投资项目上的90亿美元巨额亏损,正波及到整个亚洲的科技领域。在一个新的“科技寒冬”来临之际,初创企业争先恐后地改变自己的商业计划,因为它们再也不能指望从孙正义(Masayoshi Son)那里拿到源源不断的资金了。

根据对软银集团在亚洲各地所投资的公司高管和员工的采访,从印度尼西亚到印度,之前奉行“不惜一切代价实现增长”这一战略的科技公司,现在都在勒紧裤腰带,把“盈利”奉为新的圭臬。

印尼最大的网上商城Tokopedia曾自诩没有盈利的时间表,并将继续投资以实现增长。该公司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William Tanuwijaya今年1月曾对《日经亚洲评论》(Nikkei Asian Review)表示,因为“这是有孙正义这种人的美妙之处……(他)一直在通过愿景基金改变世界。”

中国之后,东南亚和印度也将迎来“资本寒冬”?

图注:Tokopedia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William Tanuwijaya

现在Tokopedia的态度似乎来了个大逆转。该公司的一位发言人表示,公司的目标是在明年实现“收支平衡”,“作为一家科技公司,我们认为增长和可持续性应该齐头并进,我们从一开始就准备并计划实现这一目标。”

这种态度的转变应当源自软银。此前,软银及其1000亿美元的愿景基金的命运发生了戏剧性逆转。11月初,软银集团首席执行官孙正义宣布了公司第二季度的财报,其当季亏损达65亿美元,创下该公司有史以来最严重的亏损纪录。

此次减记发生在两年的疯狂交易之后。通过这些交易,愿景基金向亚洲的初创企业投入了数十亿美元——从中国打车巨头滴滴出行,到印度金融科技公司Paytm,韩国电子商务公司Coupang,印度连锁酒店Oyo和新加坡的叫车公司Grab,所有这些公司的共同点之一,是它们都被普遍认为在亏损。

不过,随着孙正义在11月6日宣布愿景基金将不再“为了救市而投资,我们投资组合公司的财务状况必须独立”,任何有关这些充足资本的希望都烟消云散了。

自由现金流

“鉴于(软银)在WeWork上的惨败,人们越来越担心寒冬即将来临,恐慌情绪正在蔓延到整个创业领域。” 总部位于雅加达的MDI Ventures的投资主管阿尔迪•阿德里安•哈坦托(Aldi Adrian Hartanto)表示,“企业要么转向关注盈利能力,要么加大融资力度,以求在未来的12至24个月生存下来。”

今年夏末,随着WeWork的股票上市计划搁浅,然后估值暴跌,这场科技股市场的寒冬正式开始。它不仅对整个亚洲,而且也对全球范围的估值产生了影响。

几周后,也就是9月中旬,印度酒店创业公司Oyo HotelsHomes的创始人、与孙正义关系密切的李泰熙(Ritesh Agarwal)命令其日本子公司的高管密切关注公司的盈亏情况。

这位25岁的企业家态度发生了显著转变。此前他更多地谈论自己计划如何“迅速扩大业务规模”,打造全球最大的酒店特许经营帝国。如今,他的一条指令特别突出:在不到6个月的时间里,他在日本招聘了数百名员工,现在他希望冻结所有非销售人员的招聘。

软银投资30亿美元的东南亚打车服务巨头Grab也更加注重盈利能力。这家亏损的公司曾利用软银的资金大干快上,以抢占市场份额。

但Grab现在似乎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在了更有利可图的业务上,比如外卖业务。值得一提的是,它的美国同行Uber(同样得到软银的支持,并在去年将其东南亚业务出售给Grab),正艰难应对不断扩大的亏损和暴跌的股价。

虽然Grab在打车服务中获得了20%的利润率,但其外卖业务占公司总交易价值的五分之一,利润率超过30%。

中国之后,东南亚和印度也将迎来“资本寒冬”?

“我们在一些成熟的业务领域是盈利的……对于那些尚未实现盈利的业务,我们有清晰的盈利规划。”该公司的一位发言人说。

孙正义在策略上的明显改变,获得了分析师的好评。11月初,他强调“根本政策上没有变化”,但他同时也表示,作为衡量盈利能力的关键指标,“自由现金流”是愿景基金最重要的衡量标准。

三井住友银行日兴证券(SMBC Nikko Securities)分析师Satoru Kikuchi在给客户的一份报告中说:“软银集团表示,它将重点关注投资/财务纪律上,一是考虑每个投资目标的盈利能力,二是不提供救济性投资。”他写道,这样的纪律“应该能缓解人们的担忧”。

生态系统将发生巨大变化

尽管如此,并非所有的创业公司都改变了他们的策略。

软银去年向韩国电子商务公司Coupang投资了20亿美元,Coupang表示,公司的战略和与软银的变化没有关系。

该公司去年营业亏损1.1万亿韩元(约合10亿美元),收入为4.4万亿韩元。Coupang表示,将继续“投资新服务”,比如其当日快递服务Rocketdelivery、电子商务平台Coupang和外卖服务CoupangEats。

不过,对于那些没有得到软银支持的竞争对手来说,他们认为软银挥霍无度的做法扭曲了市场,因此任何缩减其自由“撒币”方式的举措都会让他们松一口气。

如果软银的“弹药”耗尽,情况就会尤其如此。

孙正义在11月6日表示,第一支愿景基金已经“完成了其投资阶段”,但他拒绝就愿景基金二期的募资工作发表评论。有报道指出,越来越多的投资者持怀疑态度,而愿景基金二期想要募集的资金规模更大。

中国之后,东南亚和印度也将迎来“资本寒冬”?

印度的一位风险投资家表示:“如果第二支愿景基金没有成立,那么生态系统将发生巨大变化。毫无疑问,辉煌的岁月已经过去了。”

中国之后,东南亚和印度也将迎来“资本寒冬”?

中国之后,东南亚和印度也将迎来“资本寒冬”?

股价的变化从IPO价格开始算起。增长率从软银投资开始算起。巅峰时期其总价值为470亿美元。资料来源:QUICK-FactSet(上市公司);CB Insights(非上市公司)

上一篇:南京六合公安分局捣毁62个传销窝点
下一篇:媒体眼中的微商幸福狐狸:虚假宣传与涉嫌传销屡遭质疑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

2020-02-07 21:36:05

评论一下?

返回顶部小火箭